HELLO,英国皇家艺术!

分类: 在线分享会   | 2016-08-21

邱驰

▼▼▼

一只梨台湾导师

英国皇家艺术学院IDE专业在读

擅长作品集项目逻辑梳理及storytelling

 

小记:“每一种意见都有必然存在的意义,每一件事物的可能性,你不要去埋没它,要去接受,先接受,才有可能再深入。”邱驰导师的采访做了很长时间,他讲得很细致,每一方面,表达出来的想法也很奇怪,会让人一直想要挖掘。会想要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样子?!他讲的事情很轻松,行文间表现出来对设计的享受和专注,应该会给你带给一些不同的想法,总有一些经验和故事你会受用吧。

(一只梨简称 Y,邱驰简称 Q)

Y:本科是武汉大学,据说毕业设计很棒,号称最时尚的面罩,还上了几个杂志报道,你做这个的出发点是什么?

Q:那东西我自己都看腻了。(哈哈哈哈哈....)这个东西和环保一点关系都没有,因为我不是那种环保主义者,我觉得好麻烦。因为是我大学毕业设计,所以我想要概括一下这几年来,尤其是从台湾来到大陆的学习的过程。包括我的生活经验。就像后面的那个植物,意思就是养分之类的东西吧,然后我从台湾到这边,每半年就要回台湾一次。很久很久以前来到这边的时候,毕竟那时候的大陆和现在的大陆差很多,日子还不是那么好过,然后很多我想要的东西都买不到,吃都吃不到,所有每次回台湾都要进一大箱一大箱的东西到这这边来,然后支持我生活。还有一部分就是父母的教育啊,就是家教啊,一路变成这样。

作品集项目1

尤其这几年,上海已经变成世界的中心,很多设计师跑到上海来,所以我很庆幸我从小在这里长大,然后现在能站在这个舞台上去探索未来之类的。虽然还是蛮辛苦的,但是就像探索外太空,虽然不太适合生存,但是我们还是要往那边去,所以就做了这个东西。他跟环保一点关系都没有,最近刚好雾霾很严重,然后它就红了。(它火的很巧合。)是很巧合,完全想不到这套东西的初衷是这样子的。其实这更多是对故乡啊,对这些年的成长的反思。

作品集项目1

Y:那你为什么会学设计呢?

Q:那时候要选科系的时候,就跟我爸讨论,想学什么心理学,历史,我爸是中文系毕业的,他跟我说这些东西就是要一直,可能要读到博士,就是一直在做研究,就跟他讨论学什么好?误打误撞学到设计,发现还不错,因为我们本科的时候,武大的工业设计系可能是别的专业调剂过来的,他们就不喜欢,至少大一大二的时候是在花时间爱上这个科系,而我是刚好觉得,诶,还不错,学得还蛮轻松的,蛮喜欢。武汉大学总体排名还不错但设计系不行,但这有一个好处,你能做的事情比较自由,老师不会管太多,他没办法管,所以有给我一个平台可以自由发挥。

作品集项目1

Y:别人的作品集比较规范的样子,你的就像在讲故事一样,你在做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考量?

Q:那时候做作品集就一直上网,就有搜到一只梨,你们在网上有放一些上课的图片啊,然后我就偷看一下。或者是上海ID设计坊,就有拍桌子上堆着作品集的照片,然后我就仔细看每一张到底是什么,那时候还不认识你们,所以不好意思直接拿,我也没付钱,看那个网上的图片。然后那时候还有写一些关于作品集的文章,就讲说要用讲故事的方式啊,就对我还蛮有启发的。

Y:做这个作品集,我们看到有很多是关于文化的,社会服务的,这方面用非常多心血,是对这方面很感兴趣吗?

Q:因为我从小就蛮善良的,我觉得,就那种看到乞丐会为他感到很难过,就可能同理心满强的,会站在他们的角度去想事情。但我现在读了RCA,想法有点改变。就是我们在IDE这个系就讲说要拯救世界嘛,后来我就想,为什么整天看到一群人就想着我要拯救你,我是高于你,高于你的生物,就想说同情好像是另一种歧视的感觉,光靠设计的话,很多时候也救不了什么,这是我最近在想的东西。

Y:一只梨交互设计导师陈逸云说他们是在探索人类正常的发展,一些臆想猜测中间的那个变化,来辩驳他是不是可行,就做那种探求性的东西。那你的专业IDE是在做什么?

Q:我们专业就是,用我同学的话来讲,就是“看了我们专业的毕业设计之后,发现这个世界上怎么这么多病,怎么每个人都有病。”就是这个产品要治这个病,那个产品要治那个病,就是以爱解决问题。然后交互设计他们可能是在提出问题。我也有同学说:“交互设计是在以现有的知识去拓展未来的可能。”用现在可以做得到的方法,去探索未来可以长什么样。这是比较有趣的地方,所以我们很多人都想转那个系,可那个系已经不在了。

在斯德哥尔摩的展览

Y:在皇艺上课,他们要求你脑洞特别开,又要求你比较务实,这样如何折衷呢?

Q:可能和背景有关系吧。我们系收了一半工程师,他们是需要被开脑洞的人,但是你会发现就算他们脑洞开了,(做的东西还是那样是吧?),因为这毕竟是一个累积的过程,就像我很喜欢做一些别人已经做过的事情。如果你不是设计本身的背景来IDE的话,你可以学到很多东西。目前我们教工程师东西比较多,我们设计背景把我们的思考方式教给他们,他们获益比较多。

Doraemon

Y:在皇艺有什么有意思的课程吗?

Q:我们有一个课程是要做一个游戏,这个课程是和帝国理工合作嘛,是帝国理工的老师带的,他是要让我们用那种机械的,比如说齿轮呐…什么什么去做一个游戏出来,然后我做的是一个溺水的游戏。但那个最后没有办法真的装水,因为那个头盔啊,要在英国买那个头盔有够困难的,一样是三四十块,可是是英镑的,来了之后还很软,装不了水,太软了,反正那个游戏就是一个头盔,带上去之后把水灌进里面,然后你要憋气,你会有两个操作的摇杆,你要在你溺死之前,把脑后的一个塞子拔掉,让水出来,然后就可以活下来。这个想法是,因为很多人做游戏,只有是玩游戏的人能体验那个游戏的紧张刺激,但我在玩这个溺水的游戏的时候,塞子是在后面,玩游戏的人看不到后面,然后我就会挣扎,就像真的在溺水的感觉,你们在旁边看我玩游戏的人,看到我的脸在那边很狰狞的样子,你们也会很紧张。

Y:装置不可实现装水之后,你改成了什么样子?

Q:后来就改作用LED来营造水的气氛,后面是一个那个,你知道厨房用的那种计时器吗?就转,放上去,就嗒嗒嗒嗒,时间到之前把塞子拔出来就会丁零零……然后在那个头盔就会很吵,很难受,就模拟溺水的感觉。

Y:你还有做一个椅子的项目吧,双面的,两个人坐的那个很有趣,为什么会想到做一把两个人的椅子?

Q: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这个课程叫super form,是每年IDE的学生都会做的课程,就要做一把椅子,今年比较特别的是我们IDE和服装设计系合作,可以和他们的设计师一起做,也可以各做各的,然后到最后一天,两边的系会拿他们的东西出来互相交流,因为我本来就有认识一个服装设计师,我们都互相喜欢彼此的作品,然后我们就决定要合作,从这个当中我就了解到服装他们是怎么一个流程,他们两年没有那么多课程,就一直做自己的研究,不一定是做服装,他们可能会去探索和个人经验有关系的东西,而且他们很多同性恋嘛,所以他们可能会做很多同性恋的东西,好想有一个就是其中一个同性恋去画另一个同性恋的样子。所以我就跟和我合作的人开始的时候不是讨论椅子有什么功能,而是讨论在讨论我们各自对什么东西有兴趣。他在研究的是把人体当作一个材料,这是他的研究方向, 那时候我心中想的是把一个人锁成一把椅子,让别人去坐那个人,两个人就一拍即合,然后就继续讨论,他就丢了很多艺术作品给我看,行为艺术的啦,很多很多,然后就再讨论再讨论。

Y:讨论到最后,怎么变成这样一个造型?

Q:他给我看了很多行为艺术的表演,之后我们觉得如果把一个人放到一个透明的玻璃箱子,那箱子刚好是我坐着的大小,人挤在里面,感觉这样很美,但是觉得这样太直接了,然后就一直在乱画,突然就画出了这张形状。本来是一个透明的玻璃箱子里面有一张凳子,一半在内一半在外,把那玻璃箱子简化之后就变成这个样子。当下我们两个都非常非常喜欢,但是我很担心做了这个之后会不及格之类的,因为太简单了。然后我们把这个椅子放了放又去做别的椅子。但过了两个礼拜什么都没做,心里还是在想着这张椅子。所以我们还是决定把它做出来好了,然后做出来之后,要发表的前一天晚上,我们在讨论要怎么讲这张椅子,我们有讲了很多它的意义啊,内涵什么,后来突然发现我们在做这张椅子时候根本没有想那么多,就是本来我们在讲说为什么要把椅子切一半,反正就讲很多就像那种艺术品旁边的那个,后来就讲说这根本不诚实,我们根本不是这样想,就是觉得它很漂亮,我们想把它做出来,想要看它到底为什么这么吸引我们。在IDE发表的时候我们就这样讲,结果老师还蛮喜欢的。

Y:是不是也反映无论多少年过去,念皇艺的导师,之前的也好,现在的也好,皇艺可能更注重你对设计本身的热爱?

Q:对,但我们系还不够。继续讲椅子好了,因为我们是合作,所以我还要到fashion那边发表一次,这个椅子在我们系发表的时候老师一直问问题,一直问说你这张椅子到底是什么意义,我跟他说每个人理解不一样,我不想讲,他说你一定要讲,我只好讲,然后就讲了一堆。然后之后马上跑去fashion那边发表,我们就把椅子摆在这个地方,我朋友就介绍一下我是谁,他是谁,然后他就直接走到椅子上坐下来,坐一半,过了五秒钟之后,我再走过去坐到另外一半,再过五秒钟我们就站起来,然后fashion的老师就“啪啪啪啪….”,他说太厉害太精彩了。然后后来fashion老师和我们IDE老师合在一起讨论这张椅子的时候,fashion老师有单独把这张椅子拿出来讲,就是他们非常喜欢。他们说他们喜欢是因为当只有一个人坐下去的时候,他们有感受到那个玻璃开始弯,是很脆弱,感觉随时要爆掉的感觉,这时候突然另外一个人坐下去,把那个玻璃又扶正,突然有种很安逸很安宁的感觉,觉得很美。(而且椅子的支柱是四个尖角,整个看着很不稳定诶)但其实尖的更稳。

Y:做椅子是想要表达什么?为什么想要做椅子?

Q:我们在讨论世界上本来都没有椅子,所有的动物都分享地球表面这个平面,大家都坐在一起,知道人类把这个平面升起来,创造一个平面,只给一个人坐的位子,这好像表现的像是高等世界的文明降到一个原始部落的感觉,所以就有四个像登月器一样的脚,插到土里,很玄乎。做出来之后,你有你的见解,我有我的见解,这就是fashion老师和IDE老师的区别。

Y:IDE和帝国理工合作的,它的课程是如何设置的?

Q:一个学期有四个课程,这学期第四个就是这个椅子,老师有说:有靠背才是椅子,没有靠背就是凳子。第一年的课程比较像基础课程,还有那种练习头脑风暴的课程,比如说做椅子,他就给一盒像扑克牌一样的东西,上面有画着机场呐,公园呐,你抽到什么就要针对这个元素去想。(车间呢?)车间可以用帝国理工的,也可以用RCA的。(一个专业几个人?)我这一级有46个人。(你选IDE这个专业念到目前为止你满意吗?)刚开始有点反弹,现在还好。

Y:IDE现在几个老师上课?

Q:系上有4,5个吧。每一次每一个特别的课题,他们之中只会有1-2个在,另外再请其他老师来。(请到的最牛的老师是谁?)有一个叫Nelly的,她是DI(Design Interactions 交互设计)毕业的,她曾经有去太空总署带他们表演交响乐,她有讲说太空总署那些技术宅非常喜欢徽章,所以每次有那个活动她就设计一个徽章,就会有很多很来参加,就是为了要收集那个徽章。她的想法和视觉表达能力都很强。

Y:对RCA总体感觉是什么?

Q:有些人一看到怪的东西,就说:“哦,这个我看不懂,太艺术了。”第一步就把它拒绝了,而RCA的环境就是那样子,什么东西不管好坏你都能得到启发。好像IDE影响力太大了,大家提到IDE就讲说好像是RCA最厉害的。在国内或是RCA内部,比如其他科系的有事情无法解决他们就会想来找我们,会觉得我们很厉害,但是我觉得我们思想的方面可能不够深吧,像之前交互设计系那样,他们想的东西很多,很远,但我们系就比较工科一点。

RCA成果展

以上就是这期留学英国的导师邱驰关于在皇家艺术的学习与生活的分享,希望能够给想要去英国学习或对皇艺充满好奇的小伙伴一些讯息和启迪。

最后,感谢邱驰在百忙中回答我们这么多的问题,非常多的问题,科科。

之后我们依然会陆续推出一只梨导师的专访及线上分享会,敬请关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