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师专访|滕月╳孙瀚涛:匠人之心,日复一日

分类: 在线分享会   | 2016-02-24

滕月,伦敦大学纯艺本科,皇家艺术学院的纯艺油画系硕士,现长居上海,创立了 芸所 品牌,专注于产品及室内设计。

孙瀚涛,伦敦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服装设计硕士,长居上海,芸所品牌创始人之一,致力于服装设计,产品设计,品牌运营。


一只梨到访芸所全记录

(采访内容一只梨简称Y,滕月简称T,孙瀚涛简称S)


Y:在英国学习之后,自己改变了些什么?或者说是去英国念书的益处吧。

S:taste level吧。提高的肯定是品味,即使是英国的大学,好的和差的,教出来的学生 taste 还是会差很远。伦敦,是地球上最伟大的城市。在这里生活,学习和工作,对以后的想法和眼界都有莫大的影响。伦敦拥有世界上最辉煌的过去,但未来我相信在亚洲。

T:我觉得不是说英国的基础或是能力跟国内的学校和学生有什么差距,而是在你不知道什么是好或是不好的时候,至少有这个机会去看好的东西。回国创业认识的人,无论是fashion或是design,好像在比较前端的人,还是这些归国的学子,他们似乎还是跑的快一些。而他们快的那些东西,不是学校给的,是那个社会给的。去一个国家留学,你不光学习的是知识领域的方面,还有社会的很多结构啊,政府政策先进的地方啊,是很明显感觉得到的。我也很期待大量的学生出去一圈回来后,能更客观的看到我们现在中国社会的当下,是有很多不足的地方得迅速把它弥补和完善,也不敢说会完善得很好,但会有一个期待在。

学生时期的草图


Y:学校里在接触其他国家的同学之后,你们发现自己(华人学生)的长处在哪些地方吗?

S:我们在快节奏的生活惯了,做什么都是欧洲人的好几倍。欧洲学生他们对学校的system适应得比较快,因为他们本来就是在这个教学系统里出来的。亚洲学生刚到,水土不服会有,但也是暂时的。但正因为亚洲学生没有在这个教育系统里呆过,所以会带来新想法。尤其像英国这种那么传统的地方,更需要新的冲击。

 T:国内的学生更讲效率吧。华人学生感觉是被压迫很久的感觉。一般就我了解,学艺术的学生都是兴趣驱使的,而不是我一定要念个什么课程而我不知道念什么然后就选了艺术。大部分人选择艺术还是因为他们很有兴趣。兴趣才是做一切事情的动力。就包括我们建立这个品牌,就是也是因为很喜欢,才选择去做这件事情。

(编者注:滕月导师从高中开始于英国就读,孙瀚涛导师则是本科开始于英国就读,留学时间较长)

最喜欢学校的小东西了


Y:之前有听你们聊起RCA的官方聚会,可以给我们分享吗?

T:那是一个很巧的事情,15年11月RCA(Royal College of Art:英国皇家艺术学院)在上海有一个官方聚会,这是第一次海外校友会,学校挺重视的,来了很多人,聚会完了之后大使馆就有朋友推荐我们去参与RCA的副校长Juan Cruz先生的pre-interview(面试体验),不是给offer那种,只是面试体验,叫我们过去帮忙这样,问了一些基本的面试问题,让学生大概了解一下在RCA的面试。不是正式的,而且以后也不会有。


Y:这个面试体验你们大概问了些什么问题?

T:首先就是考察一下语言。RCA这个学校的理念是非常切入社会的,而不是只是在做一些虚的东西,RCA非常鼓励学生的作品要和社会接轨,起到一定的服务和互动性,而不是自己在闭门造车这样。学校在面试的时候问到的问题也比较趋向于说,你为什么需要这份教育?这份教育在你之后进入工作中会给你带来什么样实质的帮助,这一般是问题的重点。然后才开始谈到你的作品,和你个人的一些创作的能力。

RCA面试体验的现场(编者注:此面试体验为非官方,只由RCA副校长及RCA校友举办面试体验,以后是否会继续开展未可知)


Y:这个过程中,这些学生的优点有哪些?

T:先说不足吧。最大的问题是语言。那天来的学生都是国内的学校本科想去申请研究生这样,他们最大的问题就是语言,基本上都无法做到正常的沟通,包括进门的一些礼节性的,口头上的,很简单的对话,都反映的不是很流畅。可能也是因为紧张,或者陌生,或者是不知道怎么样去promote(推销)自己。就算他们作品非常好,那如果语言是一个很大的难题的话,就算进去了。得到了这份教育,也不是会有很好的收获效果。优点的话,在作品方面步骤掌握的非常严谨,知道每一个project的结构顺序,不会做着做着就不明白自己的目的性在哪里,严谨这是很好的。

在意大利参赛时的照片


Y:如果有比较想申请服装或者纯艺术方向的学生,你们觉得哪方面的能力可以在作品集里体现会比较好?

T:纯艺术的学生,必要有强的概念。尤其是现代艺术。好的手绘技能是bonus,对于好的学校也是必须的。

S:服装的话,手绘技能,版型技能,设计技能。对于去好学校好专业缺一不可。去某些比较commercial(商业)的学校,可能概念弱一点都没问题,presentation(报告)专业一点就可以。但对于CSM (Central Saint Martin:中央圣马丁)之类的学校,就对艺术的悟性要求比较高。最重要是学生找到自己的风格和适合自己的设计流程。对于CSM这类型学校,个人风格越明显越容易被选上。

Venice 2015双年展

Y:因为要把留学经历分享给大家,这和自己回忆这段时光,有什么不一样的感受吗?

T:给一群有兴趣的,在国内按自己的方法又找不到适合自己的渠道去学习,想去国外深造的学生分享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因为中文英文差很远,文化有很不一样,可能学生心里就会比较胆怯,不知道那边到底什么状况。如果可以让学生提前预知一下,那边的学校是一个什么状况,过去之后不会那么仓促,做一点心理上的准备也好,去接一下轨,这还是很必要的。

S:留学的过程是很辛苦的。

T:是很辛苦,可是它是很宝贵的。一开始非常紧张,不知道怎么交流,到英语在不知不觉中慢慢提高,慢慢适应,这是一个很奇妙,也很有趣的过程。我非常乐意把自己的经历分享,我02年去牛津念书的时候街上基本上没有几个亚洲人的面孔,有的都是韩国日本人,内地的非常非常少,一个年级100多个人有7,8个中国人已经是非常非常多了,而现在帝国理工甚至有了chinese buffet(中国自助餐),英国其他学校也扩张的非常厉害。

对着小山一样高的材料,要做出有系列感的,又好搭又好戴,还要便宜的配饰也是不易。


Y:回国为什么选择珠宝设计的这个方向?

T:兴趣。

S:我们一直想做一个自己的品牌。接受了那么多教育不把它表达出来的话本来就是一种浪费,而且现在国内也缺少这种东西。这也是一个很有趣的切入点。首先,这方面有突破传统,又做得好的牌子不多。我们把效果做出来的,很快就能在业内得到认可。另外,这也只是一个开始,我未来会涉猎更多的。


Y:你们都没有选择做自己的专业。是出于什么的考量?

T:我念的算是painting ,fine art(纯艺术),但是为什么要把 art 和 design 连在一起呢,RCA的理念也是希望做艺术的这部分人能考虑到与生活相切合的东西,所以我觉得 fine art 其实是一个非常核心的内容,是一种整体核心的价值体验吧。

S:而且设计方面本来就相通的。特别是我在英国做衣服的时候,要走秀什么的,那accessory(配饰)也要写,想到了也要做,自己做不到也要出一个idea,做一个方案让人家帮我做,所以设计其实都是一样的。

T:我虽然是painting,但在学校painting系的人没有任何人在painting,因为painting只是一个概念,是让你去painting还能延伸到怎样一个领域,哪怕我现在做的,要给他一个名称的话叫accessory,也可以叫jewelry(珠宝),也可以叫小的installatio(装置),其实也是一个painting。

手工制作


Y:虽然设计是相通的,但还是会遇到一些困难的地方,在这种时候会不会质疑自己,是不是选择了一个好的方向啊之类的?

T:越是有疑问和困难的地方,就是很能刺激到我们去把这个事情做得更好。其实创作来说的话,无非就是颜色形状和材料,我现在用的材料和我以前做fine art的时候,做installation的时候,没有太大的区别,就是把这些素材创作成一个小的installation而已。所以我并不觉得这个和我以前做的东西有什么太大的不一样。这也是我的兴趣点之一吧。而选择这个窗口把它衍生为产品,能衍生为一个品牌这样来转换我自己的一些东西,和我创作画画的过程是完全一致的。

S:无论做什么,创业路上肯定都不是坦途。我们刚开始做第一季的时候也做了很多调整。现在我们看回一开始做的产品,都认不出来是我们的品牌的了。调整总会有的。


Y:创作灵感一般会从哪些地方获取?

S:我们的设计过程更多是跟材料的对话。我们拿到一款新的材料。我们就开始尝试与它对话。看看究竟它想变成怎样。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过程。


东台路在2015年的冬天里成了永远的回忆。最后的最后 在那里买回了两幅外滩的织锦 以表纪念。年代不详 越看越美 那时的外滩还没有堡垒一样的步行道 黄浦江上飘着三两小船


Y:为什么选择在上海开始自己的品牌?

S:因为在北上广三个城市里,我一开始就很喜欢上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从我很小的时候,17,18岁吧,然后有机会暑期回来的实习我也都选在上海。然后我们也对比了这三个城市。上海有那个磁心去吸引很多优秀的人过来,我们和优秀的平台合作,自己发展也挺快。

T:因为我是北京人,他(孙)是广州人,我们每年在这三个城市来来回回,逛了一圈就觉得上海磁场最对。它和伦敦比较像,它不像北京那么冷,也不像广州那么热。广州像一个原材料市场,在那边很难 social 和创作,朋友圈我觉得是做重要的,很多大部分同行业的朋友啊,同学啊,从英国回来的,现在也都在上海,或是正在来上海的路上。上海是一个挺能启发我们做创作和做我们自己品牌的地方吧。上海展览很多,很新,这也是在国内不可多得的。尤其是老上海的文化,有很多新的,也保留了很多旧的东西。怀旧是一方面,我觉得还是整个城市的气场和磁场。每次走在这些租界区或者是老的洋房公寓,邬达克的建筑,那段历史就像在昨天一样。虽然我们是80后,没有经历太多,没有见证到什么。

S:上海留下很多东西让我们去回忆,去想象,其他城市没有这个条件。

工作台


Y:对上海的情感有延伸到你们的作品里面吗?

T:有有有。这影响我们整个品牌。因为在我们创作的时候,我们都不会刻意去想我要做一个什么样子的东西,我做出来这个作品是什么样子的,但它会潜移默化的会影响到我们品牌的风格啊,定位啊,我们不想做比较中式的风格,也不是传统的,是用当下的感觉去呈现过去一些好的东西。

S:完全同意的,我们对上海有特殊的情结。


Y:这个品牌的定位大概是什么样子?

T:现代中式,针对可爱性感一些的女性,可爱优雅的女性。

S:应该是新中式,不是那种纯粹的复古,不是把旧的东西再做一遍那种的。

想做一副“斗地主”


Y:做这个需要一些什么样的技能?

T:因为我们的产品到目前为止都是手工的,95%都是纯手工,材料都是环保轻型的材料,设计的感觉就是比较自然一些,比较多元化一些,有简约的,也有比较繁复一些的,会按照我们个人的审美在颜色,形状上面,配色和搭配上面会比较敏感一些,这可能是我们比较有特色的地方吧。

芸所产品

Y:以后有意向从其他的方向发展吗?例如往居家的设计,衣服包包这一类的?

S:希望能做到更多方位的产品。是一个全方位的lifestyle品牌。审美会一直维持我们现在确认的风格。做深做极致。我们很想做包包 ,做家具,做鞋子。想做的事情太多,每天时间都不够用。

Y:有兴趣的话,可以来实习吗?需要什么样的资格?

S:可以啊。只要大家都有相似审美和价值观都可以谈谈。

采访手记:贸然到访在芸所取景采访,主人甚是客气谦和,带着悸动和好奇开始,伴着感触和新知结束。工作室里布置着古早的梳妆台,上海老照片,和布满珠片的工作台,随着过程里参差出现在太阳光,满是沉淀下来的味道。


以上就是这期关于在英国学习经验,创业故事的分享以及对珠宝设计专业的解读了,希望能够给想要去英国学习或对珠宝设计,或到创业公司工作有兴趣的小伙伴一些讯息和启迪。

最后,感谢滕月导师和孙瀚涛导师在忙中回答我们这么多的问题,非常多的问题,科科。

之后我们依然会陆续推出一只梨导师分享经验的专访,敬请关注哦!


(  本文为一只梨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联系小编,微信号:llguoyue  )




受访|滕月╳孙瀚涛

视频|麻花石头

采访|芮子

编辑|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