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师专访|周颖盈:Expressing my True Self

分类: 在线分享会   | 2016-01-18

采访手记:作为求职者 ,她准备好了自己,遇上这些机遇。潇洒又从容,谦虚又自如。言语间她一直强调着自己没有什么太多经验,只是对什么都充满好奇。双子座总是害怕没有经历而使得人生变得无趣。其实,这段求学与求职的路已然是她人生中太不平凡的经历。


和意呆利人怎么讲话


(采访内容一只梨简称Y,周颖盈简称Z)


Y:本科阶段念了工业设计,又念了展示设计,对于专业的转换你是怎么考虑的?

Z:选择展示设计,其实是因为好奇。学了展示设计之后,对我的想法,对工业设计的想法有了一些改变。我发现室内的元素,或是展示空间这样的元素,我是更有兴趣的,因为我可以跟人和空间互动,然后产品可能是在另一个维度上,他的维度更小,而你是在一个可控的,可能至少是在你人体范围内的空间,所以我是被这种大的空间所吸引。


Y:对于同济你还有记忆深刻的课程吗?

Z:我的专业叫艺术与设计,比较深刻的一门课叫用户研究。是一位从英国回来很资深的用户研究教授。那算是第一次尝试从用户的角度去体验。她主张包容性设计,就是所有一些事物或设计产品,都应该适合任何人,就是大众设计这个原则。它不应该只为少数人使用,而且一些工具,公共的,设施类的东西,它需要符合各个年龄层,甚至是一些极端用户的使用,在这样的条件之下,他才会成为大部分人使用便捷的条件,抓了极端用户之后,对于大众他是有一定的帮助。


▲We start now~


Y:研二去了米兰,然后在米兰学的又是另外的一个专业。

Z:对,研二的时候,有米兰理工交流的项目。从小学画,对意大利这个艺术的国度有种天然的好奇,我一直很想去意大利。也是想体验一下其他类别的设计。服务设计在国内当时还是很少出现的,然后它是基于当时在欧洲整体的产品设计,它已经到了一个相对饱和的程度,大家已经不再局限于使用一些基本的产品,而是随着互联网,还有一些软性的东西起来之后,所有人和东西的交互,都变成了一个非物质的,intangible(无形的东西,我觉得这个非常有趣,然后就选择了服务设计。



▲老爷车开展了


Y:毕业之后回上海工作一年,现在又去了意大利工作,这是不是就是那种只要准备好了,机会来就抓住就好的最现实的例子。那为什么觉得去意大利对自己是一个好的选择?

Z:本来是想在上海多历练,正巧在linkedin上收到一个邀请,是来自意大利的PIAGGIO(比亚乔)公司,一个摩托车集团,旗下有包括Vespa(韦士柏),Moto Guzzi(古兹)这些机车品牌,是一个比较老牌的公司。一是觉得自己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完善,二是国外这个工作机会比较难得,我希望去尝试。同时,工作和学习必然是不一样的,在国外学习之后,我希望看到工作当中,我是处在一个怎样的状态。加上那个部门是新成立的,他面向全球招各国家的人,大家都来自不同的背景,这一点对我很有吸引力。


▲能量举起来


Y:可以讲讲在意大利的工作项目吗?

Z:意大利工作的部门叫创新战略部,主要职责在于为下一届的产品找方向,因为这个公司是比较传统老牌的公司,他的产品大约有100之久(1884年比亚乔创建),所以在这样的一个交通工具上去创新,是存在一定的难度的。但终归是要跟其他的竞争者去竞争,还是要找一些新的适应年轻人的思路,所以说我们 team的就是在做一些趋势的分析,做一些用户研究之上的导出,或是头脑风暴等等。用的方法途径会很多,最后要的结果就是一个新的产品创意的方向。它可能不完全是一个具体的产品,它可以是配件,可以是新的服务,可以是新的交流方式,或是新的推广的方式,它容纳的东西很多。你能够给公司,给产品,给品牌能带来一些积极的效应的,都是我们创造范围之列。


Y:对自身的要求会很高吧,就是可能会需要到不同领域的知识?

Z:这是一个存在的要求。例如,我来自设计背景,我们team里还有来自engineering(工程),或是marketing(行销),或是数据分析等等的。这个 team的motivation(动机),组在一起是为了能够融合每个人的技巧和技能,你自己是需要了解不同层面的,了解别人在讲什么,才能够和别人去合作。对于设计学生,或刚踏入工作领域的一些朋友来说,多去积累不同领域的知识和能力,才能和他们进行很好的沟通。


▲Hard workers!!


Y:你在这个求职的过程当中,哪方面让你觉得很困难?你有一些相应的解决的方法吗?或者说你觉得自己具备了一些什么样子的能力可以做出这些的选择?

Z:从设计来讲,我跨的东西比较多,我的background上是相对综合的。这一点可能给一些公司加分,因为你能了解产品本身具体的特征,又知晓用户和前端的需求,又可以洞察市场的方向,这是整体综合性的眼光。项目到最后落地,是需要跟team沟通,交流能力很重要,要拿很多证据去说服他们,然后最后总结出来,去说服你的上司等等的,这可能是综合能力的培养吧。


▲米兰东区市集


Y:你认为的服务设计是什么?

Z:服务设计就像Design thinking,很多东西是总结出来的,很多东西的提出是因为大家到一个点,发现这个东西已经存在而又不知道把它归到哪一类。服务设计也是这样子,服务很早就有,在历史中,我们人本来就是一个touch point(触点),你一直在做很多事情,就从A服务BB服务C这种,整个社会也是一个服务。这个东西并不是很新,只是服务设计在当下这种互联网还有平台交织的层面上面,它的涌现让我们从另外一个思路去解决问题,不完全是我提供给你一个杯子解决你喝水的问题,而是我提供你一个喝水的方式,可能你有一个其他喝水的东西。这个就像柳冠中(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讲的事理学概念,是在讲一个解决事情的方式,他最后可能是一个系统,可能是一个产品,可能是一个服务。在这种情况下,提出服务设计是很有益的,一方面它的确也是一个趋势,像国内这么多平台,美团网,滴滴呀,新兴的这种交流的方式,它带来的这种business model(商业模块)是新式的,是借用于当下技术条件产生的。

▲晨骑,漫步


Y:学了服务设计,做了服务设计的工作,可以对想学这个专业的,或者在这个专业上的人说点什么吗,建议什么的?

Z:服务设计会面临到它很广很宽,你需要去想自己有没有核心技能的专业。如果擅长分析,擅长总结一些商业机遇,也希望给大家提供一些便利有益社会的解决方案,那服务设计是不错的选择。有些朋友喜欢设计,喜欢动手做东西,去展现成品,那服务设计可能在一定程度更着重在一个大的局面,一个体系性的东西,所以你要考虑一下你的角色在其中的作用。建议的话,服务设计跟design thinking,还有以用户为中心的设计一样,都是相通的,很多东西很难去区分,但没关系,你学的东西是这一块,怎么叫只是一个名号,你可以去学习其中的方法,甚至你可以创造新的定义,不需要拘泥。国内的学生,总是被国外的教育理念引导,就是我们会follow一个东西,但是我们没有想到要去创造一个。我们应该要去创造,适合我们文化的,适合我们使用坏境的理论。包括现在的用户研究的方式,全都是西方的方法,可能那些方法并不适用于中国的用户,当然这可能也是未来的比较长远的问题。


▲排排坐吃果果看赛赛


Y:讲讲在意大利的生活吧。

Z:意大利有句话说(英文译)“The pleasure of doing nothing”,无所事事的一种快乐,南部的话,大家晒晒太阳啊,跟朋友聊聊天啊,泡泡妞啊什么的,人是处在一个本我的状态,很轻松的状态。在北部,相对紧凑一些,工业城市嘛,现在意大利也不景气,工作也不好找,但和国内比起来,还是闲适很多。像我们公司,时间还是比较弹性化的,把该做的事情做到一定程度就可以做自己的事情,所以这是比较适合我自己的方式吧。在工作之余我常常通过做瑜伽来调整自己,这里不是指传统瑜伽的那种posture(姿势),不是,瑜伽本义是指连接,关于人与人,人与事,人与宇宙的连接,包括人体内的脉轮,所有中医上面讲的气血,血脉,都是相通的。我练习的是和深呼吸有关的瑜伽,靠deep breathing。和Kundalini(昆达里尼瑜伽),哈他瑜伽很像。学什么瑜伽没有关系,只是它会帮助你从现实的角度去融入这个社会,在这样快速的环境里,能够静下心来想想,稍微退一步看看也是一件好的事情。


▲吃喝中发现城市

Photo by : 周颖盈


以上就是这期关于在意大利工作的经验分享以及对服务设计专业的深度剖析了,希望能够给想要去米理学习或想到意大利工作的小伙伴一些讯息和启迪。

最后,感谢颖盈百忙中回答我们这么多的问题,恩,真的,有点多,科科。

之后我们依然会陆续推出一只梨导师分享经验的专访,敬请关注哦







关于一只梨


【一只梨】是一个“Designer for Designer”的在线教育平台。来自海外留学背景的企业设计师以设计类留学作品集辅导、创意设计思维提升workshop、设计师公益分享等为载体,帮助国内的设计人才在留学深造及职业生涯规划上得到真正提升。

| 设计|留学|作品集|创新 |

Designer for Designer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群,成为我们的惊喜☝